coconutbait

dust it off

我没有死...因为某种原因换了个账号名字还是一样的。

以后大概不会用这个账号啦

今天看到了Olafur Eliasson作品 他真的太厉害了吧特别是气象计划的落日 温柔到让人昏厥

我很怂的

不敢请心理医生因为一个小时要700块钱

不敢去死因为不敢想象爸妈没了我要怎么办

曾经非常要好的小学朋友周五问我要不要一起去clockenflap音乐节。我说好但其实里面的音乐人我都不认识,除了DAN和hyukoh,门票还要八百多。

这是我自五月份之后与她的第一次对话。前面两次一次我祝她生日快乐还有一次她祝我。我感觉得到她还在强撑着这段友谊,我也是。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这样吧,有些时候交集不过一段对话,再长一点同窗六年。失去了共同语言与生活环境想要再变得亲密实在是强人所难。

明明我都知道的,我不知道自己还在坚持着什么,放不下些什么。我还有印象我们暑假早上五点一起去小公园打网球,在报刊亭买五毛钱一个的汉堡包软糖,放学走半个小时去八卦岭买劣质中性笔。我很喜欢这一些回忆的气味,是干燥阳光还有一点桦树汁液的气息。

最后我们还是没有去成,她要考试我忙申请学校。我明年再祝她生日快乐吧。

大家怎么都那么那么好呢

vinur minn 

一个宿舍的女孩子要回家了。因为心理问题回家调养听说要期末考试的时候才回来。走之前她送了我一把刀,说是给我切水果用的本来想要给区jy但是不放心?

真好啊我也好想在家呆着,总觉得在学校就是很压抑,还总是想哭。然后我又哭了,不知道是因为中午没吃饭还是因为宿舍唯一能够聊天的女孩子走了。她真不应该把刀给我的,就像是诅咒一样。

什么时候我会支撑不下去了呢?

我越来越喜欢发牢骚了

一个月前的我从来不会对任何人发表自己的想法,学校写周记作文我都永远是一股老干部风格,跟别人聊天也从来不会说到自己。

一是因为太懒。

二是我总觉得几个月之后的自己看到当时自己说出来的东西会觉得傻逼无比,就比如说之前那一堆酸不拉唧但是舍不得删的诗,想必别人看到我的一些观念也会感觉幼稚的不行。

但是我现在开始沉迷于这种倾倒垃圾一样的自说自话了。

我之前对自己都是不诚实的,不愿意去面对不完美的自己,不能接受不完美的形象。这也曾经对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压抑感。想试着表达一下真正的自己了,哪怕中二也好幼稚也好这都是真正的我。现在是对着不认识的人打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勇敢对认识的人做到表里如一